中国投资者蜂拥而入 澳洲房产中介恐变租房时代

06-07
作者 :
向防

  中新网10月12日电 据《澳洲日报》报道,置业中介Patrick Bright称,如果他愿意像其他中介那样,为想要在悉尼房市上分得一杯羹的外国投资者卖力的话,他会大发横财的。“我的业务量会翻番,但是这与我的价值观不搭。我不认为我们应当出售‘农村(的地产)’。”

  澳洲向外国投资者销售农村物业的速度当然不像城市里那么疯狂。根据最新的NAB季度房产指数,外国投资者――其中主要的增长动力来源于中国――买下了几乎六分之一的新州新屋,他们在新州房市的占有率也从NAB六月季度调查时的11%飙至16%,而在2011年年初,这一数据仅为2.5%。

  而今,房产已经超过矿产的勘探与开发,成为外国投资申请中最大的类目。在2011-2012年,房产投资占到了35%(591亿元),其中近200亿元是购买住宅物业。农业、渔业和林业投资总计才占了2%。

  创建了EPS Property Search的Bright指出,“这些外国买家中,太多人付出的价钱都过高。即便我想要做这样的生意,我也无法将手按在胸前,告诉他们说,他们付的价钱是公道的。”

  但Bright更担心的是长期的社会后果:外国投资者正在将首置业者和其他澳洲人挤出房市;X世代和Y世代正在成为租房世代。

  NAB的首席经济学家Alan Oster称,“如果外国人买下了15%的新屋房源,这就已经是相当大的一个数字了。如果不是他们,房价不会这么坚挺。”在沉寂了几年后,近来房价又开始上扬,预计雪梨今年的房价涨幅在9%-12%之间。中国政府为抑制国内房市过热而在北京等城市出台的限购政策将中国的投资者将目光聚焦到了国外,澳洲则是他们的主要阵地之一,由此催生了澳洲房产泡沫论。

  但世邦魏理仕公司(CBRE)的民宅事务总经理David Milton却并不这样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有泡沫。”。他指出,中国的投资者占到了10%-15%的比例。他同时也驳斥了他们溢价买房的观点。

  高利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民宅事务总经理Peter Chittenden也表示,“大家都不傻。他们也做了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在2008年12月前,开发商只能将一个项目中的50%房产售予外国投资者。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刺激国内经济,前陆克文政府废除了这一限制。虽然此举可能会让外国投资者蜂拥而入,但Milton和Chittenden都表示,事实上它几乎是“零影响”。为什么?因为大银行担心坏帐,都向开发商施加了它们自己的限制,即只能将一个项目的15%-20%卖给外国人。

  Harry Triguboff不差钱的Meriton Group不需要依赖银行,因此按照假设,它完全可以将一个项目的100%房源全卖给中国投资客。但它的国内销售总监James Sialepis称,事实上,在过去3年里,它们也一直只向外国人卖15%左右的房源。虽然Meriton一直都表示,中国买家占了70%,但其中压倒性的多数是生活在澳洲的中国人。

  Sialepis和Oster一样,也驳斥了泡沫论。后者声称,在数年的止步不前后,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市只是刚开始起步,而昆州和西澳则是“在开倒车”。至于人们的购买力,他表示,澳人现在比以前要富有得多。

  澳洲房地产协会(Housing Industry Association)援引的数据显示,悉尼的房价涨幅与其他城市相比,还差得远了:在过去10年里,悉尼房价上扬31%,同期,布里斯本飙升79%,墨尔本上冲80,柏斯更是直升了143%。

  但是悉尼的著名中介John McGrath认为,悉尼房价的高增长率将会导致房市过热,而这是不可持续的。上个月,他在接受Bloomberg Television的采访时表示,“在过去30年里,我从未看过这样的趋势,我说的是过去12个月里新移民对于澳洲房市所产生的巨大影响。”